難得連休兩天,自然得找一天空閒去祠堂會會我那群可愛的祖先,上來新竹這段時間,前半段日子雖然歷經磨難,現在總算開始回甘了,之前有兩位高人(酋長,我不是在講你,你離高人還很遙遠哩!)相繼對我說,在背後守護我的,是我可愛的祖先。

  從小我就很愛去家族的祠堂,看著懸掛在廳上的文魁扁額,心裡總有說不清的驕傲,我總喜歡靜靜的站在樓梯間,嗅著屬於祠堂的獨特味道,雖然因為管理的疏失,讓那些文物都被偷走了,但每當午夜夢迴時,那些東西與事蹟都重覆出現在我的腦海中,我想我之所以如此酷愛文學,如此特立獨行,或許就是遺傳了他們骨子裡的那點基因而來吧!

drizzly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