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尤斯塔斯
  
  丁類沉浸在龍法的研究之中,同時又讓他發現了其他能夠製造的生物。更讓他廢寢忘食把所有的事情全丟給其他人自行處理。
  又過了半個月,一陣警告聲讓丁類從工藝坊裡抬起頭來。
  「哇靠,至少有幾個月沒聽到這種聲音了。」丁類步出工藝坊,手裡頭拿著幾樣奇怪的東西,有幾尊人型的石偶,其中一個最特別,體形也是最大的是一根金黃色的木頭,上頭還雕刻著十幾個外表很像佛武僧的人像。這些都是丁類這半個月來的心血成果。
  「敵人是誰,侵入到那了?百眼,打開影像。」丁類走回自己客廳,魔眼室在整個柯爾山佈下將近一千對的眼耳蟲,除了一些重要位置是固定的之外,有四分之一的眼耳蟲會不斷地移動,只要有人靠近,絕對逃不過魔眼室的監控。控制的範圍是扇形放射,至少有數公里的距離。
  七十二吋的投影立即張開,現出一名狼狽的年輕男子,一邊逃跑還一邊回頭看。年輕男子看起來最多十六七歲,一頭黑髮,長像十分清秀,看起來就像是豪門世家的弟子,一副養尊處優的模樣。身上穿的衣服不多,也沒有揹著行包,應該是坐船或是坐馬車中途受襲,才逃到這裡來。
  「看看是誰在追他。」
、 畫面一移,不過幾十步遠的距離,便看見五名黑衣大漢露著猙獰的笑容,提著刀跟在後頭,黑衣大漢個個滿臉鬍渣,頭髮亂得像鳥窩,腦門還紮著條頭巾。就這些人的打扮再加上他們的武器和臉上的表情,會讓人直接聯想到一種職業──強盜。
  這附近有強盜窩嗎?丁類側頭想了一下,覺得可能性不大,這裡是三大帝國交界的空白地域,三大帝國數十年來大大小小數百仗打個不停,是不容許這個地方有平民居住,就算目標是商隊,下手地點選擇這裡也太偏遠了。更何況一年到頭也沒多少商隊會經過這。
  看了一會,這五名強盜帶著一點戲虐的心態在玩弄這個年輕人,丁類看了覺得沒什麼意思就打算關掉,突然看到幾個受傷的人從林子裡跑出來,在他們的後頭還有其他的強盜追趕。
  其中一名年紀較大的中年壯漢看到那名年輕人,神情大訝驚叫道:「少爺你怎麼沒有逃走!其他的護衛呢?」
  「英叔!救命啊!」那名年輕人看到中年壯漢哭叫著。
  「少爺別怕!只要我在就不會讓你受傷!」英叔衝了過來一把扛起快要跑不動的少爺。
  「真是忠心的奴才啊。可是你們今天一個也逃不了。」兩批強盜會合在一起,人數超過二十人,個個人高馬大,氣勢兇狼,而且每個人手裡都拿著明晃晃的武器,相較之下另一邊只有七個人,受傷了佔大半,瘦弱沒有戰力的又佔了另一半。
  「你怎麼還沒解決啊?」其中一名後來會合的強盜抱怨地說。
  「反正那小鬼又逃不了,就慢慢玩。」被質問的強盜蠻不在手地聳聳肩回答。
  「還玩?黑斯你沒聽說過柯爾山有惡靈出沒的傳說嗎!」那名強盜臉色凝重地說。
  「拜託一下,大樹老大,那種騙小鬼晚上不睡覺的故事你也當真了。我六歲就不相信這種東西了。」對那種故事黑斯根本就是嗤之以鼻。
  「我沒有開玩笑,據說白鳳傭兵團就是在這柯爾山被殺的一乾淨,連那個號稱九條命的拉克西絲也死在這裡。」大樹表情嚴肅,讓其他的人感到一陣緊張。
  「真的假的?大樹你別唬我啊。」看到他時認真表情黑斯也緊張起來。其他強盜也望著眼前的柯爾山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。
  「哈。」這些強盜的對話,一字不漏地傳進丁類的耳朵裡,沒想到貪狼的宣傳效果還真是快速啊,也沒多久的時間,就連這種攔路的劫匪也聽過這種消息。
  傳說嗎……也該是出去宣揚一下佛魔王的威勢了。搞不好很快就有帝國的軍隊殺到,或是一些知名的傭兵團,剛好可以用他們來作實戰,研究一下地城還有什麼缺失。
  「不玩了,直接全部殺了!」黑斯也感到一絲寒意,呼喝一聲帶著其他人就衝上前去。面對著窮兇極惡的強盜,那些奴僕根本就不是對手,就是奮力抵抗也是難以招架,只一會功夫,就被砍死了四名,只剩下少爺跟英叔和另一個壯丁還苦苦支撐。但看他們的模樣,也撐不了多久。
  「你們這些強盜,要的只是金銀財寶,東西都讓你們搶去了為什麼還要趕盡殺絕。」英叔一邊抵擋,一邊大吼著問話。
  「算你們運氣差,平常我們是只要錢不要命。不過這一次有人給了一筆錢,要我殺光你們,值錢的貨物還是歸我……」黑斯提著刀尋找可攻擊的空隙,回答英叔的問題其用意就是分散他的注意力。
  「什麼!」果然英叔聽到這一句,驚訝分神一分,大腿登時中了一刀,動作更是不靈活。
  「一定是堂弟幹的!」那少爺雙目皆赤,馬上就聯想到主使者,只要自己一死,家裡的財產繼承人就落在他頭上,誰要殺自己,主謀跟意圖都說出來了。
  「少爺你快逃!」英叔一把推開少爺,大叫道:「梭羅!尤斯塔斯少爺交給你帶走,這裡我擋著。」
  「好!英叔你保重。」梭羅的體力也不差,一把將少爺揹起轉頭就逃。
  「別想跑走。」幾名強盜便要追捕,但英叔在些這時大發神威,用一把破攔的刀子跟強盜博鬥。
  「礙手礙腳。」大樹看自己的屬下被擋住,微一發怒身形往前衝去,手裡的劍同時刺了出去。
  英叔見狀想要閃避,但大腿中了一劍,動作已經沒有原本的靈活,這一劍沒躲掉狠狠地紮進他的腰際。
  「英叔!」那名少爺看到這一幕,頓時忍不住大聲哭叫起來:「我一定會替你報仇的!你們這群強盜!我要讓你們死無葬生之地,還有多密特!只要我活著一天,我會讓你嘗到報應!就算作鬼也不會放過你!」多密特便是這名少爺的堂弟。
  看著那少爺咬牙切齒的模樣,那些強盜們反倒是哄堂大笑:「這種詛咒,我們每個月都得聽上個十幾回,換點新台詞吧,還神和惡魔哩,哈哈哈……
  另一名強盜笑得更是放肆:「如果你求一下柯爾山傳說的惡魔,或許還有那麼一點機會。」
  「少爺你快走───」那名英叔緊握著刺入腹部的長劍,狠狠地往前衝撞過去,幾個以為得手殺死英叔的強盜,一時反應不及紛紛被擠得往後跌去。
  「麻煩的傢伙,給我死安份點。」另一名強盜惡狠狠地抄起刀子,廻刀抹過英叔的脖子。
  銀光一閃,英叔脖頸鮮血狂湧,伸著雙手虛空胡抓了幾下,想要止住血液不在流出,不久便無力仰躺在地,眼睛裡透出的是絕望的神情。
  「哇───」少爺早就淚流滿面,如果不是梭羅拖扛著他,恐怕早就跪倒在地上。
  這時其他的強盜也追了上來,那個梭羅扛著一個人,自然無法跑太快,馬上就被圍住。
  「不要過來!」梭羅放下扛著的人,雙手揮舞著一根木棍,但對其他的強盜來說幾乎沒有半點嚇阻力。
  那少爺趴在地上,放聲大哭!淒厲的哀嚎聲嘶裂樹林:「如果真的有魔鬼的存在,我尤斯塔斯願意付出所有一切,用我的靈魂發誓,只要能復仇什麼代價我都願意付出!」
  在地城裡看著發生經過的丁類,心念一動,便把手裡的一尊人偶像拋了出去。
  「去吧。」
  人偶在空中化作一道光芒,咻地一聲穿了出去。
  
  「給我去死!」幾名強盜一擁而上,刀劍齊下持著木棍的梭羅便成了血人,渾身上下十幾個血洞狂噴著血花。
  「梭羅呀───」尤斯塔斯又一聲尖叫。
  「就剩下你這個小鬼了。」胡亂地擦掉臉上的鮮血,強盜們將視線對上最後的目標。
  「小鬼,有什麼遺言說來聽聽。看在你的腦袋還值幾個錢的份上。說吧。」一名強盜提著刀站在尤斯塔斯的面前。
  尤斯塔斯抬起頭,陰毒兇厲的眼神,狠狠盯著眼前的強盜:「我希望你們不得好死,死無葬生之所!」
  「哈哈哈」那名強盜舉起刀來:「你會比我更早一步面臨這種下場。」
  就在那名強盜把刀揮下的同時,一道疾速飛馳而來的利芒劃過強盜中間,掠過的利芒並沒止歇,穿過強盜群後沒入一顆人臂粗的樹林。
  「咿呀───」樹木應聲倒下揚起瀰天塵砂。
  「那是什麼……」幾名強盜被這一道利芒嚇壞了,拉扯身旁的同伴顫抖地問:「黑斯你看到了嗎?」
  黑斯被同伴一拉扯,居然直挺挺倒下,身體重重地撞在地面,他的頭咕嚕地滾出幾步,這時他的脖子才噴出鮮血。在同一時間倒下的還有其他兩名強盜,具是相同的死法。
  「黑斯!許揚!高提爾!」看見同伴離奇死亡,其他的強盜這才反應濄來,紛紛大聲叫罵,但其中有幾個人卻是色厲內荏。
  「他媽的!你這個混帳給我滾出來!躲在暗處的老鼠,有種就不要出來!」大樹顯然是這群強盜的頭子,
  「你敢阻我黑岩會的生意,我殺光你全家!」大樹挑囂對方,至少要知道對方是誰。
  「噠、噠、噠……」沉穩的步伐聲在樹林裡響起。
  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rizzlyliu 的頭像
drizzlyliu

蔣太羽的異想世界

drizzly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